主流媒体 百色门户
 
百色在线客户端 微信 微博 右江日报 百色早报
  新闻 政务 图片 社会 县区 理论 专题 校园 文学 家居 房产 健康 美食 旅游 人口网 美丽中国
当前位置:百色新闻网田林民族文化—正文
北路壮剧
来源:百色新闻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4-06 09:08:38

  北路壮剧的发展史,可以用五个里程碑来表示。一是成形期;二是发展期;三是全盛期;四是“文革”冷落期;五是恢复振兴期。

  北路壮剧起源于田林县旧州,于乾隆三十年成形。这个时期从八音坐唱开始,经历板凳戏、门口戏、游院戏、平地戏、搭台戏等阶段。角色出现只有2个声腔。嘉庆至道光初年为发展期,这个时期,经历了三代人,不论声腔、演技、剧目、伴奏、舞美都有较大发展,九个唱腔定型,行当齐全。从咸丰到光绪末年,是全盛期。有戏班25个,剧目180个、唱腔15个。解放后,壮剧得到政府部门的支持。整理唱腔19个,编印成册。举行多次文艺调演和会演。既有业余剧团又有文艺学校和文工团。“文革”时期,戏被禁演,剧本被烧,部分艺人被批斗或监禁。壮剧被冷落达十余年之久。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北路壮剧恢复生机。据1989年统计,全县共有业余文艺团队106个,当时在田林平均每100个人口就有1名业余演员,堪称全国之最,北路壮剧至此得到恢复振兴。

  新千年以后,县政府已将北路壮剧列入发展规划,并争取将北路壮剧作为“民族文化品牌”立项推介。现在又为争取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保护项目而努力。

  北路壮剧的基本内容:

  北路壮剧是壮族人民创造的一种戏剧形式,有独特的唱腔和表演程式,是操北路壮话方言的地方戏曲。经过几百年的前传后教,使该剧种内容日趋丰富和完善。

  据普查统计,北路壮剧演出剧目有三百多个。这些剧目,除了神话故事、历史故事和其它剧种相同之外,还有自己创编的剧目。其中有歌颂美满姻缘的《农家宝铁》、《那由姑娘》;有揭露封建社会黑暗和统治罪恶的《文龙与肖尼》、《龙图公案》、《蝶姹》;有歌颂农民起义和民族英雄的《农智高》、《刘二打番鬼》;有反封建婚姻制度的《四姐下凡》、《血泪姻缘》;有反映人伦道德的《观音堂会母》、《一天卖两起》等。现代剧目有《一双布鞋》、《九品官办宴》、《西林教案》等。移植剧目多已“壮化”,唱词和道白取其意而用壮语代替,声腔则全部用壮腔。

  北路壮剧表演的角色分行主要有五大类:生、旦、老、武、丑等行当。生角有小生、中生、文生、穷生、公子、老生;旦角有小旦、正旦、花旦、摇旦、中旦、彩旦;武角有武生、小武、老武、武旦;丑角有大丑、小丑等。行当比较齐全。

  北路壮剧有自己独特的音乐和唱腔,伴奏音乐有大过场、二过场、梳装调、八仙调、夜摸调等。唱腔有正调、卜牙调、并堂调、山歌调、诗调、唐皇调、武公调、喜调、怒调、乐调、哀调、丑角调、唱板、喊板、哭板、骂板、倒板、还魂板、采花调、十二月花调、太平歌、姐妹乐、牡丹调等。其中正调是北路壮剧的看家腔、分为正调正板、正调中板、正调慢板、正调连板、正调反板、正调高板等。北路壮剧音乐经过几百年来历代艺师的润色、改革、创造和发展,至今已有三十多个声腔。并形成了独特的“乖呀咧”音乐曲调。它调式稳固明朗,旋律甜静优美、田园风味浓烈。

  北路壮剧历代艺师简介:

  台师:杨六练。生卒不详,男,田林县旧州镇那度村人。生于康熙,死于乾隆。在乡中是一名歌手,也学演“地台戏”。乾隆二十五年到四川做生意,因蚀本,无脸面回家,在四川老家打工攒钱,一面看戏,觉得四川的搭台戏比家乡的地台戏气派。要把这种做法搬到家乡去。乾隆二十八年,回到故乡,把本屯的八音班和旧州的地台戏班合并,组成“龙城班”学戏。乾隆三十年,于旧州街上搭起二丈宽的舞台,演出《一块宝铁》,唱腔用“平调”,得到群众称赞。这次演出是北路壮剧首次登台,所传弟子有朱胜明、岑如、岑宗等。三年以后,回那度另组戏班,“龙城班”由朱胜明执主。

  歌师:岑如、岑宗。岑如,生卒不祥、岑宗,生卒不祥,男,田林县旧州镇央白屯人。两人是兄弟,歌手都能够对唱山歌几天几夜不重复,由对歌而得到妻子,从台师杨六练学戏以后,回央白组织“戏歌班”,编出《双投红河》、《对歌夫妻》等节目。后来到了晚年,因“平调”曲律平缓,一曲唱四句,不便换气,唱时很吃力,便改为上下两句,起落两板,名称仍叫“平调”。

  原师:岑秀龙,生卒不祥,岑会明,生卒不祥,男,田林县央白屯人,生于嘉庆。岑秀龙是岑如之子,岑会明是岑宗之子。兄弟俩和父辈不同,提倡新的做法:少唱歌、多做戏,注重动作表演,舞台技艺突出。移植剧目很多,有《夜送寒衣》、《双贵图》、《朱买臣》、《木兰从军》等。声腔编出了“梳妆调”。

  生师:黄从善,生卒不祥,男,央白人。一生为北路壮剧作出里程碑式的贡献,给北路壮剧的主调正名——“平调”改为“正调”;音乐伴奏从只拉正线发展为正反合声;多向外传教。嘉庆十年,到隆林县的隆或、徕也传戏;他是田林县的板坚、八渡、平塘戏班的传渡师;晚年还到隆林县的冷水,云南省的富宁县那良屯教戏。八渡戏班曾立有“黄从善先师之位”的牌位。第七代艺师黄永贵手抄的《台符》,也将其名排在第一位。

  祖师:廖法轮(1886—1894),男,央白人,八至十四岁读书,每天偷阅和抄写戏书,十五岁拜黄从善为师学戏,二十岁学道,二十四岁“戏”“道”双全。由于有这些知识,创立了北路壮剧的《台符》。主张供奉师传,唱戏不忘祖宗。据传,庆神或丧事时,能赤脚走过一丈长的火炭坑,众人称为“活佛”。在艺术上,能说戏、教戏、编剧,编导过《侬智高》、《双打南蛇精》,移植了《木兰从军》、《征东征西》、《三下南唐》等。唱腔“杀鸡调”是他创造,经过是这样的:有一次,他扮演《落难遇亲》的主角,恩人来到时,拿鸡到台上去杀,在磨刀和杀鸡时,他吟出一曲,众人听后,感到很好,回忆记录此曲,命名为“杀鸡调”。后来,戏班的舞台总管说:“客人到家要杀鸡,唱戏供奉老郎、祖师也应杀鸡。”从此成了习惯,戏班每次开台、收台都杀鸡供神,念《台符》。这个做法,央白、板坚、示甫、弄合、南合、平塘等地的戏班按例至今。

  宗师:杨连(1850—1910)男,旧州镇那度屯人,杨六练的后代。青年时,到央白拜黄从善和廖法轮为师,并收回杨六练所传老戏本。他变善道法,重加《台符》,迷信色彩更浓。内台设立祖师牌位,台前立有社神之灵位,演戏期间,香烟日夜不断,弟子诚心供奉,以保全寨平安,唱戏顺利。台规定得很严,戏未演完,演员不能擅自上下,戏演得好,群众评价很高。土戏剧目少,他又亲自到南宁购买小说,改编成戏,经他改编的有《二度梅》、《仁宗不认母》、《五子拜寿》、《包公奇案》等,先后在央白、旧州、那度公演,悲的能使观众流泪,喜的笑到合不拢嘴。不久,各地请他去教戏,到过本县的那昔、马郎、板坚、隆林县的沙梨、者浪、冷水、渭洛、隆或、徕也,其中沙梨住了四个多月。

  全师(土飞猴):黄永贵(1853—1917),男,生于田林县旧州镇央白村,八岁开始读书,二十二岁赴南宁应考,二十六岁结婚,生下二男:家丰、家珠,三十六岁到八桂乡平六屯教戏,在平六上门,生下四子:福庭、福兴、福祥、福文。福庭、福兴因为唱戏,被人杀害,四子福文青年病故,黄永贵一世为此悲观。

  他自幼热爱土戏,拜廖法轮、杨连为师,白日读书,晚上学戏。赴南宁应考时,为邕剧所迷,弃功名于不顾,天天看戏,每次看戏,总坐在老位子,被邕剧雷喜彩发现,收为弟子。从雷喜彩学戏三年,学好各种行当,并学会绘制戏服,抄了六十四个剧本,买了一架扬琴,于1880年回到田林,先在央白组织“万和班”,仿唱邕戏,因唱腔与道白与土戏不同,演员学不好,群众听不懂,戏班办不下去。他并不灰心,又到旧州找商人和居民商议,并得到当地“粤东会馆”的支持,以广东街为主,成立“共和班”,演唱邕剧。由于演出时,唱念夹土夹洋,群众把他们戏班叫做“土汉班”。光绪十三年(1887),“土汉班”应邀到梧州演出,历时半个月,盛极一时。返回时,在百色、乐里、潞城、旧州演出。不久,又到隆林以及贵州的册亨、安隆等地演出。后回央白,对土戏进行改革。“土汉班”因而散伙。

  回到央白,为适应群众需要,不照搬邕剧那套,只把邕剧的精华融入土戏之中。土戏以前只长于文戏,他教会了武打;土戏以前仅拉四把二胡,他引进了打击乐和扬琴伴奏;土戏唱腔多是落板,他改成起板;各种行当的表演程式以及土戏的步法,是他提炼,技艺大提高,特色更明显。他特别爱演武打戏,饰过《猴王出世》的悟空,《木兰从军》的大王,《薛仁贵三次投军》的薛仁贵,《侬智高》中的侬智高。演出时,不论前翻后翻,空中三翻,败落台下,复跳上台,从中幕上跳出跳进等,都十分出色,因而获得“土飞候”的美称。

  他出了名,各地都请他去演戏和传教。光绪十五年(1889),他到平六教戏,戏演得好,很多姑娘争送布鞋,主动爱上。其中有个覃姓姑娘,家中只有母女二人,无依无靠,若能得到黄永贵这样的人上门当家,才是心满意足,就是做填房也愿,于是主动求婚。如此诚心,黄永贵不好拒绝,只说婚后要把母女二人接回央白。姑娘说:若你对歌赢我,我随你回央白,若不赢呢?黄永贵说:若唱不过你,到你家上门,后经三次对歌。黄永贵全输,群众作证,不敢反悔,在平六落户。黄永贵并非“贪财好色”之徒。

  传说黄永贵一生共教出了三十六个戏班,(据查,不只此数),其中:广西三十三个班(田林县的旧州、板坚、弄合、南合、平塘、六池、六下、那比、八麻、弄瓦、八渡、弄潭、八桂、八江、者利、乐里、平中、百达、启华、平些、平六、八车;隆林县的沙梨、者浪、岩茶、冷水、渭洛、南角;百色县的长平、百岗、者架)。贵州三个班(先教册亨县的乃言、八达、央候,后顺江而上,教到团峰、者龙、板万、板坝等剧班。)光绪十六年(1890),曾到云南富宁教戏。民国三年,在百色县者架屯教戏完毕,返家途中,在八江屯病故。他对土戏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成为北路壮剧发展史的第三个里程碑。

  老师(樊梨花):黄福祥(1896—1964),男,生于田林县八桂乡平六屯,黄永贵第三子,是北路壮剧的一代名师。

  他自小跟其父学戏,又进了三次武术班学拳术,受过本地武术师、德保武术师、贵州武术师的传授,十五岁开始继承父业,十六岁跟父亲绘制戏服,正式登台演出。由于功底深厚,生、旦、文、武全能,唱、做、念、打俱佳,既继承前人的技艺,又创造了新的程式,是最能掌握土戏艺术规律的传渡师。

  他演过满腹韬略、重情笃义、善良机敏的《侬智高》。演过潇洒儒雅的《卜牙歌》,这些人物,演来个性鲜明,形象生动,尤擅长武旦。他的武打变化多端,三人跳台,白手取刀,双刀取棍,刀对刀,枪对枪,三打一,一打四等都娴熟自如,他演过的花木兰、穆桂英、樊梨花、杨金花,不论文场武功,都很精湛,因而被群众誉为“樊梨花”。

  他集前人之长于一身,创作出鲜明的艺术特色。他的表演细腻、传神、健美,特别强调艺术美,动作花俏,多变化,他的花扇动作,刚柔相济,活泼灵巧,一举一动有规矩,运用腕功很有功力;旦角的正反手扇法,旋转甩手,生角的胸前转扇,风味别具一格。出扇转扇,使人目不暇接。他的唱腔,多属淳朴,同是唱“正调”,但他能根据不同情节,把传统唱腔略加改动,表达出人物的思想感情,效果显著。年轻时,嗓音清甜柔美,行腔婉转缠绵,注重以声传情,有些唱腔,听来耳熟,经过他的润色,就显得妩媚清新,听者总感到腔腔皆美。

  除了钻研表演艺术外,在舞美和伴奏方面亦不断革新,他每到一地方教戏,都从节省开支出发,为当地戏班绘制戏服;戏教好了,便能穿上戏服登台演出。他中年曾到南宁参加美术比赛,荣获“龙凤高名”之称。土戏的主要伴奏乐器——马骨胡,原来奏的是半反线,他为了加强表现力,改为大反线(叫“全反”)伴奏,引人入胜,在唱腔上,他也不在原地踏步,创作出“正调慢板”、“丑角调”等唱腔。

  他一生献身于壮剧事业,先后在田林县的平六、乐里、旧州、百文、启华、百达、八渡、八车、者徕、六丹、八修、汪屯、洞坚、洞弄、百逢、冷屯、小览、者云、门屯。百色县的者架,云南省富宁县的那良、灯河、平这等地教出二十多个戏班。民国三年冬,他到旧州组织“螺阳剧社”,组织女演员参加演出,集名角于一台。共同切磋琢磨,在台下钻研,以台上实践。两个多月时间,排练出《二下南唐》、《三下南唐》、《仁宗不认母》、《包公怒斩武王叔》、《六国封将》等剧目,民国四年春,经由隆林县前往贵州演出。到隆林县的沙梨时,和当地戏班黄庭忠等合班演,后到贵州的巴结、央坝等地巡回演出。民国五年,黄福祥和其兄黄福兴,应邀到云南省富宁县的那吉、灯河两村教戏。传过的声腔有“过场”、“梳妆”、“正调”、“卜牙”、“喊板”。剧目有《三娘教子》、《瞒官上任》《二度梅》等,声誉卓著。

  他带过不少徒弟,比较出名的是卢福海和闭克坚。卢福海(八渡人),男,专演旦角,至今不衰。闭克坚(利周人,后到凌云县那巴屯上门),男,生、旦、净、丑不挡。他鼓励闭克坚为土戏作毕生努力。把手抄的三十六个剧本交给闭,另有他父亲所传的《台符》和《太平春》。“文革”中,三十六个剧本被搜出烧毁,现存只有《太平春》、《台符》和剧本《侬智高》。

  解放后,他仍矢志传戏,参加过历届文艺会演。一九五五年,主编《鲤鱼姑娘》,获县会演奖。后与韦苇改编《百鸟衣》,参加在南宁举行的桂西壮族自治州文艺会演,获优秀节目奖。一九五六年到右江壮剧团任艺术指导。一九五七年出席在德保召开的壮剧座谈会。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一年,回田林任县文艺学校教师。其间,编出现代剧目《甘明亮》,参加地区业余文艺会演,取得成功。当时,《右江日报》发表评论文章,热情赞扬,还发了编民黄福祥的采访记。一九六三年,他虽年届晚年,但他的马骨胡独奏,响彻了地区礼堂,荣获“民乐特等奖”。

  他为北路壮剧的发展和传播,作出了杰出的贡献,群众称他为“教师和老师”。一九六四年十月,这位一代名师与世长辞。

  继 师:黄芳声,男,1925年生于田林县八桂瑶族乡平六屯,系第八代艺师黄福祥之子,第七代艺师黄永贵之孙。在北路壮剧十代艺师中,有“三代艺师出一家”的传奇,说的就是他们一家三代传人。

  现年81高龄的黄芳声,在1946年即21岁时才真正开始跟随父亲学艺。由于平时耳濡目染,当年学戏就直接能登台表演,除小生和小旦外,戏中的其他角色都能扮演,特别善长扮演丑角和店主。当时,除了在本屯演出,还到过本乡的八桂、花园、板图、岭屯、小览(现在的六隆镇当时地属八桂乡)及潞城乡的弄读等地献艺。48-49年间因匪乱,学艺断断续续。解放后的49-55年间担任八桂村的农会代表、村长、文教委员及会计等职务。55—62年到田林百货公司工作,在县城工作的这段时间没有办法参加剧团的活动。62年回乡后至73年,先后担任村文书和党支书职务。期间组织并参加剧团的排练、演出活动。改革开放后,80年代初,他亲自组建成立新剧团并开始传艺,能教文戏、武戏和乐器,并能绘制服装、道具等,先后到过本乡的八母、供央、小览、岭屯等地传教,连续两年到云南省的那少授艺,每次都有半年之久。

  由于学艺时间较晚,再加上后来的匪乱及文革等原因,学艺停停断断,所以祖辈及父辈的很多技艺没有学到。父亲原来留存有祖辈保留下来的剧本100多出,因家中失火全部被烧毁,后来父亲创编的几十个剧目又送给了同行,因此他排演的剧目都是购买故事书移植编写,编有《田子金》、《观音堂会母》、《女卖男》、《一枝花》、《三妻两状元》、《三颗夜明珠》等约十五、十六出剧目。

  虽然他一生学戏较晚,技艺也不算高深,但在教戏过程中,还是比较顺利,没有碰上多大困难,而且他能传承和不断弘扬民族文化艺术,曾获得岭屯业余剧团赠送题有“百花齐放,百花争鸣”的荣誉锦旗,技艺得到群众认可,被授予第九代艺师——“继师”名衔。

  新 师:闭克坚,男,利周乡百达村人,生于1938年。1957年上门到凌云县朝里村那巴屯。他自幼热爱壮剧,8岁跟父亲学拉葫芦胡,9岁登台伴奏,10岁学表演,12岁拜黄福祥为师学艺。1953年至1954年间,黄福祥应邀到田林县文化馆教戏,排练《百鸟衣》。闭克坚当时读初中,晚间经常跑来学戏。1963年,黄福祥老师因病在百色地区医院留医,他多次前往探望,老师深为感激,便将随身带的三十六个剧本赠送给他。其中有康熙二十年编立的平调唱部《太平春》和《台符》。

  为了继承北路壮剧的艺术遗产,除了向黄福祥老师学艺,还自费到田林县旧州、八桂、八渡、定安、板桃;隆林县的沙梨、者浪和西林县的那劳等剧团拜访老艺人,学到了不少剧目和表演艺术,并掌握了历代艺师的传承历史,为研究北路壮剧源流提供了可靠材料。

  他能编、能导、能唱、能跳、能演、能拉。生、旦、武、丑样样精通。由于在艺术上有一定成就,1960年,闭克坚被右江壮剧团吸收为演员兼乐手。后来,黄福祥老师知悉后,考虑到壮剧没有继承人,要求他回乡传授壮剧,于是,闭克坚毫不犹豫地辞别了右江壮剧团,回田林专心演戏教戏。

  闭克坚专心研究和发展了不少壮剧音乐。北路壮剧原来只有九个唱腔。即大过场、梳妆调、正调、杀鸡调、卜牙调、八仙调、升堂调、喊板、怒板等。曲调比较单一。闭克坚就在此基础上加以创新,把正调原来的一种唱法增加了正调连板、正调中板、正调反板、正调高板、正调慢板等。在间奏音乐方面,新编了夜摸调、二过场(冷台调)。舞蹈音乐方面创编了采花调、十二月花调、太平歌、姐妹乐、牡丹调、庆新年、敬酒歌、喜调、乐调等。由传统的9个曲调增加到三十六个。使北路壮剧音乐更加丰富,文有文板,武有武腔,乐有乐曲,哀有哀调。加强了舞台气氛和艺术感染力。

  北路壮剧的剧目虽然很多,但在十年浩劫中大量被劫洗和烧毁。留存剧目少得可怜。因此,根据口头流传,闭克坚逐个回忆,重新编写,规范本子。方便演员背台词登台表演,改变了靠幕后提词的“双簧戏”习惯,剧本质量大为提高,舞台艺术更加完善。

  多年来,闭克坚创作和改编了《海蚌姑娘》、《田子金》、《双钉记》、《花园定婚》、《白美莲》等三十多个剧目,为北路壮剧剧目的传承与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几十年来,闭克坚为了传教北路壮剧,历尽千辛,不惜劳苦,长年奔波在乡村的羊肠小道,传教壮剧。先后为田林的爱善、百达;百色的塘兴、汪旬;云南省的常社;贵州省的央坝等三省地传受壮剧达33个剧团。各地剧团赠 送旗匾很多。云南省常社剧团赠送的锦旗写到:“桂地香花,初放于滇”,贵州省央坝赠送的锦旗题字为“艺海耕耘,桃李芬芳”。

  在闭克坚的从艺生涯中,历尽艰辛磨难。文革时期,壮剧被当作“四旧”禁演。1968年闭克坚被贯以“四旧头目”,被抓去批斗,还被拳打脚踢,遍体鳞伤。押送到凌云县城关押两个多月。在监狱里他还念念不忘壮剧,每天都要哼上几句。

  由于闭克坚对北路壮剧有突出贡献,群众都公认他为第十代新师。

  闭克坚老师已年过七旬,但他仍然活跃在乡村的文艺舞台上,他说要把余热奉献壮剧艺术,让这朵民族文艺山花开放得更加绚丽多姿。

  田林瑶族铜鼓舞的历史渊源:

  田林瑶族铜鼓舞属于自称“诺莫”,他称“木柄瑶”、“长发瑶”支系的瑶族民族民间舞蹈。《田林县志》记载:“1929年《广西凌云瑶人调查报告》称:‘长发瑶居于去凌云二百里北方之打房圩(今田林平山乡平山屯)……’。木柄瑶自称,铜鼓是老祖宗从古州八万寨运江大石桃迁来时带来的,已经有二百多年的历史。《清史稿》载:‘古州者,离古州黎平府百八十里,即元置八万洞军民府长官司所也。地周八十余里,户四五千,口二万余,可敌二三州县。’八万洞与木柄瑶所说的‘古州八万寨’没有差异。清雍正六年(1728年),古州苗变,清军进剿,木柄瑶祖先从古州八万寨向西迁徙进入广西。”据此可知,铜鼓舞是随着民族的迁徙而在田林落脚生根的,至今至少已有二百多年的历史。

  田林瑶族铜鼓舞主要流传在田林县浪平乡和潞城瑶族乡一带。田林瑶族铜鼓舞的发生、发展,经历雍正六年的形成期、清朝末期的成熟期、“文革”时期的冷落期和改革开放后的振兴期。

  田林瑶族铜鼓舞的基本内容:

  田林瑶族铜鼓舞按其使用步骤有起鼓、祭鼓、打鼓跳舞、埋鼓四个方面的内容:

  一、起鼓

  起鼓又叫请铜鼓。每年大年三十晚(或正月初二),由村屯中的寨老会同三、四人到秘密埋铜鼓的地方把铜鼓挖出来,抬回寨老的家中,用煮粽子的水将铜鼓擦洗干净,粽子水既可以去掉土里的泥气,又可以保护铜鼓,还能把瑶族人的喜气、吉利的心情传递给铜鼓。洗净之后检验铜鼓的颜色,通过颜色来判定当年年景的好坏,然后敲铜鼓三下,起鼓仪式结束。

  二、祭鼓

  将铜鼓、木鼓、鼓架、鼓槌摆放在岑王大将军庙中,用碗盛酒放在鼓面上,上香、上供品(鸡、糯米饭、鸡蛋),由寨老诵经祝祷、烧纸钱、验鸡骨(鸡骨卜),仪式毕,将铜鼓、木鼓由庙中抬到坪地架好,由寨老先打一轮铜鼓,此后可以用于娱乐了。

  三、打鼓跳舞

  打鼓在瑶话中叫做“闹年打铜鼓”,从大年初一(或初三)到正月(或二月初二)结束。第一趟鼓一定要由寨老来开头,寨老将击打铜鼓的鼓槌拿在嘴边默念、祷告,然后敲打铜鼓,由一人或两人起舞击打长鼓(高悬的木鼓),一遍之后便可由村中众人随意敲打了。“闹年打铜鼓”即是铜鼓舞,有《打长鼓》、《迎春舞》、《扁担舞》、《丰收舞》等。《打长鼓》是铜鼓舞的核心部分,有单打和双打两种形式,长鼓合着铜鼓的节拍,舞者踏节而舞,舞中击鼓,节日欢乐、个人技艺展示是《打长鼓》所要表达的情绪。《迎春舞》由男女青年手执一短红绸巾走穿插队形,以示对春天到来的喜悦。《扁担舞》男女青年各为一组,每组有两人蹲立手执长扁担的两端做开合的碰击,舞者在扁担的开合之间跳跃起舞,情绪热烈,有狂欢的色彩。《丰收舞》由男女青年每人一手拿杯一手执短红绸巾在队形变化之间做互相敬酒之状,表示对过去一年丰收的喜悦以及对来年丰收的祝福。这个系列的舞蹈通常是在寨老击鼓祝祷之后进行,初三之后的铜鼓舞主要就是《打长鼓》。

  四、埋鼓

  正月末(或二月初二)到了,娱乐也要结束了,此时由寨老将铜鼓放在厅堂上香、酒等祭祀品祝告,然后悄悄地把铜鼓背到野外埋起来。

  田林瑶族铜鼓舞的代表性传承人:

  黄文述,男,1925年生,当地瑶寨的自然领袖,田林县浪平乡平山村老寨屯人。自幼随父学习铜鼓舞的技艺,现为老寨屯的寨老,是瑶湾老寨、新寨、化棚、上屯、田坝等村屯请铜鼓、祭铜鼓、保管铜鼓的“头人”,每一次跳铜鼓舞,都要他打第一排。后辈的铜鼓舞技艺都由他传授,是平山一带著名的民间老艺人。

  班点义,男,1944年生,瑶族,田林县潞城乡三瑶村瑶怒屯人,小学文化。十三岁时接过父亲的鼓槌,保管铜鼓,主持铜鼓舞活动。1984年率队参加南宁盘王节演出,深受中外专家学者和观众的高度评价,此后又多次到百色市、田林县、潞城乡等地组织铜鼓舞演出,是当地著名的民间老艺人,现为瑶怒屯的寨老,也是该屯铜鼓舞技艺的传授师傅,对瑶族铜鼓舞的传播作出了较大的贡献。

(来源:田林政府网)

(编辑:李穆江)
百色事 百姓事 一点就知道
扫码下载百色在线手机客户端
评论
相关新闻
图片新闻
者苗乡:壮戏撑 ...
田林民族服饰手 ...
盘古瑶多彩的民 ...
壮族村落“祭瑶娘”
田林开展“销正 ...
那拉村的瑶族文 ...
祭瑶王
乡土文化:田林 ...
 
 
 
  推荐图片
者苗乡:壮戏撑起乡 ...
田林民族服饰手工工艺秀
盘古瑶多彩的民族婚俗
壮族村落“祭瑶娘”
  推荐新闻
· 者苗乡:壮戏撑起乡村业余文化生 ...2017-01-13
· 田林民族服饰手工工艺秀2015-05-09
· 盘古瑶多彩的民族婚俗2015-02-28
· 壮族村落“祭瑶娘”2015-03-16
· 北路壮剧2016-04-06
· 田林壮族民歌2016-04-06
· 祭瑶王——共谱民族和谐曲2016-04-06
· 田林开展“销正月”民俗活动2016-03-09
· 一年又一年,邀您一起看壮剧2016-03-11
· 潞城瑶族乡“六个之最”2014-05-13
· 又是一年风流节2014-04-21
· 潞城瑶胞摆长街宴闹元宵2014-02-17
· 弄瓦村业余壮剧团发展小记2013-06-05
· 那拉村的瑶族文化艺术节2013-03-09
· 祭瑶王2013-03-09
· 乡土文化:田林壮家正月“祭瑶娘”2013-03-06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投稿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511020090001
ICP证:桂06015124号
Copyright © 2014 bsyjrb.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百色新闻网右江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百色市虚假新闻举报电话:0776-2821364